Sina Weibo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姬神的巫女~千之华万花筒 第五章 (3)

声明 

此小说及插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有冒犯原作者,请email通知,我会撤下所有翻译和插图。转载请通知我,并注明译者和出处。


官网
http://www.himegami.com/

文章:植竹須美男

企划:柳沢テツヤ

插图:介錯

翻译:忘川



(三)

千华音刀作龙吟。
铛!
媛子招架不住,短刀高高跳起。 
「呜!? !?」
日之宫的御神女踉跄后退。
间不容发地,千华音的长刀如影随形,疾速追上。
衣服被切开了。
无处不显得单薄的身体。
柔弱的肌肤上刻下了一抹红。
美丽的回忆,如同昙花一现的泡沫般浮起、而后消失。
『其实呢,只要是和千华音酱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好』
一束刘海被斩断,飞散开去。
一边回想着媛子的台词与回忆,一边一刀、又一刀地砍下去。
『说想牵手......什么的。很奇怪吧 』
抓住头发、向上提起。
『因为、太可惜了啊。明明这么漂亮』
毫不容情地撂倒在沙地上。
『因为班上的女孩子们、大家都这么做,我以为可以这样的……』
对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的那家伙,施以斩击。
又重、又快、计算好了的一击。
千华音来选择的话会更加,更加开心的
啊呀…不对。
将身体向后退来躲避是不行的。 
那样的话,就不能应对接下来的攻击了。
追击的肘锤紧随其后。
「呜咕!」
看吧。
将蹒跚的日之宫御神女的身体接住,那手臂中真实的重量,和透过全白的礼服传过来的些微的温暖,都确实存在着。(*白無垢: 上下身全白的服装,里外一身白的服装。和服的一种。在日本的婚礼上新娘穿的礼服[婚服])。
现在、确实,就在我的臂中。
『你可以杀了我。作为交换』
那天午后的地铁支线上、日光之中,使得千华音沉溺、迷醉之人。
那个雨夜里,抱在这个怀中的人。
绝对不该抱紧的人。
脆弱,苦涩又甘甜。
小兔子般轻柔。
小鸟一般婉转。
小猫一般亲密。
无处不觉得可爱的少女。
『成为我最重要的人』
对着这纤细的身体。
千华音用浑身之力将膝盖顶进。
「咯啊」
日之宫的御神女身体弓成了之字,无力地扑倒在沙地上。
轰。
千华音一边傲然地俯视着对手不住咳嗽痛苦地抽搐的模样,一边思考着。 
为什么、什么都感觉不到呢? …。
就像被风舞弄的树叶一样。
就像被孩童滥用的玩具一般。
虽说玩弄得充分又自在。
却没有一样、能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
不论是战斗的热情与兴奋。
还是报复的快感,都感觉不到。
简直像是在神前舞蹈一样地翩翩起舞,那样安稳沉静的心情。
那其中像风一样吹过的,是一瞬间不可思议的感觉。
应该说是…刹那的清爽吗?
内里的【剑】的声音驱使着千华音。
【很痛吧】
【但是千华音(我)更加痛苦】
【千华音微笑的时候】
―――那一天、午后的橱窗购物。
【千华音心潮澎湃的时候】
―――和媛子同盖一条被子的那一夜。
【千华音悲伤的时候】
―――在雨中、彷徨的夜晚的城市里。
【千华音一个人烦恼、痛苦的时候】
―――在沉默的手机前抱膝而坐的那个房间里。
【对】
【剑】继续高歌。
【那个女孩正在嘲笑着】
【摆出那样天真的面孔】
【在摆出那种无邪的脸的时候】
【在那样的泪流满面的时候】
【在那样的肌肤相亲的时候】

―――没错。
因此我、
不知所措,
被她吸引,
沉湎其中。
落入了本该心知肚明的御神女的―――宿敌的圈套中。
不会被骗的。反复对自己说着一切都是计划。
心的某个地方却祈愿着。
希望这是真实的。
想要沉醉于这个女孩。
【可是呢…那个女孩她、不是这样的】
【从心底里面】
【嘲笑着千华音哟】
【摆着那样天真无邪的脸孔】
【用着直率澄清的眼眸】
【像只小狗一样耳鬓厮磨的时候】
【在嘲笑着千华音】 
是的―――。
【那个女孩施与的】
【是决计无法痊愈的、心之伤】
【绝对不会枯竭的血色之泉】
所以―――
【啊呀啊呀、好可怜的脸呢】
【竭尽仅有的一点力量站起来了】
【可笑。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吗?】
【真会演戏】
铛!
日之宫御神女的身体被打趴到地上。
【随你喜欢地、哭个够吧】
【一边在心底里面笑着千华音】
尽管如此,日之宫的御神女仍不死心。
铛!
长刀与短刀纠缠在一起,刀锷相逼发出刺耳的声音。
一成不变的幼稚而拙劣的刀法。
气魄和技能都完全感觉不到。
真无趣…。
在那个瞬间。
短刀单刀突进,向千华音直刺过来。
迄今为止没有过的快速一刺。
啊呀―――。
瞄准的是这个呢。
故意反复使用单调的攻击…趁隙突击。
果然、还是无聊。
千华音、差着小指尖那么大的空隙拧身堪堪避开。
就在那时,有什么掠过了千华音的肌肤。
非常轻微,比飞虫停驻还要轻。换了是常人,根本无法自知的感觉。
千华音的心中泛起了疑惑的涟漪。
是什么……?
短刀的刀锋?
不对。
不是那样、锋锐尖利的东西。
那种东西,哪怕是它的影子,掠过千华音的肌肤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不是那样、是更―――。
千华音的身体鲜活地飘动起来。
「!?」
千华音的手掌,捉住了失去平衡的日之宫的御神女的手掌。
像贵族的舞会上那样,华丽而优雅。
啊―――是那个。
千华音的思绪回到从前。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那个女孩为千华音所做的、芳香按摩。
包围在芳香与、指尖演奏出的快感的旋律之中。
口齿不清的声音在旁说明着。
人体的神秘、东洋医学什么的。
一边在耳中滚动着那样的信息片断,千华音一边醉了。
陶醉在从心底里恳切地涌出、溢满的至福中。
魔法的指尖下生出的,令人想要就像这样熔化了、消失不见的无上幸福的感觉。
消失掉―――。
那说不定也不错…心的某个地方微笑了。
那个时候的事情。
一边缅怀着在内心深处滚动着的又酸又甜的回忆,千华音抓住那手指,指甲嵌入肉里,紧紧绞握住。
如同切裂开来一般的令人心痛的哀鸣声响了起来。
【剑】在歌唱。
【是的】
【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眩目的笑容】
【柔软的肌肤的温暖】
【芬芳的余香】
【耳中甜美的回响】
【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任何地方】
【所以继续吧】
【镌刻】
【刺入】
【剜出】
【贯穿】
【更多、更多! 更多的!!】
【血与痛与苦! 败者的苦闷和绝望正是献给大蛇神的至高无上的供品】
和着【剑】的咏唱,千华音翩翩起舞。
寂静地、爽快地、光辉灿烂地。
打击。撕开。镌刻。
要将活生生的『御神女』变成沉默的大蛇神的供品。
啊啊―――。
就这样来收拾残局。 
美丽的回忆,挚爱的那些日子。
将它们打得粉碎,化为成千上万的微尘。
擦拭。
扫清。
撒向地狱的深渊。
把所有的一切尽皆除去。
而我,
将会成为崭新的纯净的皇月千华音。
就像夜空中的明月一样。
月唯有一人。
是高悬于天空,皎洁明亮的孤高的女王。
无论是随从的群星,还是名为夜晚的伴侣,什么都只是装饰。
永远都是一个人。
正因如此才清澈美丽。
铛!
黑暗中血光绽放。

1 comment:

lethe said...

是啊,我也很想吐槽芳香按摩这部分,照理千华音之前并没有去过媛子的公寓,媛子更没有去过千华音的公寓,到底她们俩是在哪里做这种事的,love hotel?(喂)

媛子心里想的大概是“求你快点杀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