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a Weibo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姬神的巫女~千之华万花筒 第二章 (一)

----开虐了。






转载请通知我,并注明译者和出处。







官网: http://www.himegami.com/

文章:植竹須美男

企划:柳沢テツヤ

插图:介錯

翻译:忘川


(一)






关东圈的某海水浴场。(*关东圈,地名,指以东京都为中心的关东1都6县。)

千华音和媛子漫步在海滩上。

已经到了短暂的享受海水浴的季节,海滩上三三两两散布着来冲浪的人们。

虽然自己游泳非常糟糕,但还是很想要开开心心地试着穿一回泳衣看看。

千华音就这样被如此祈愿的媛子引来海滩游玩了。


千华音穿的是海蓝色的超迷你比基尼。

并不是千华音对此有什么偏好。

该说是成长于战斗环境的原因吗,这种暴露的时髦泳衣给她带来微妙的不安感。

会穿上这件的理由只有一个。

在泳衣专卖场里一件一件又一件反复试穿的最后,让媛子那紫水晶(amethyst)色的眼眸中闪耀出喜悦的光辉的这一件———就是它了。

相对的媛子自己,在白色的连体泳衣外面穿了一件薄衬衣作为外套,一副朴素的样子。

其实我呢,本来是想要穿和千华音酱相配的泳衣的,但是,我穿却一点也不合适……所以。

媛子这样说着,天真地笑了。

纯洁的笑容。

孩子般的笑容。

小狗般的笑容。

千华音的心中『某种东西』又变大了。

不对,已经不能再将其称作不确定的『某种东西』了。

千华音身旁莺声笑语的少女。

日之宮媛子。

头发向上扎起的那个样子。

红茶色的头发留下的香气。

轻触波浪的白晰指尖。

透过薄薄的衬衫下呈现的胸形———。

还有沐浴在海滨的阳光下洁白的双腿。

媛子不经意的一举一动,比起未曾意识到的从前,发出数倍以上的光和热,深深地铭刻在千华音的心中。

媛子可爱的脚尖,和她在海滩上留下的小小的足迹。千华音无法挪开自己的目光,直到它们被海浪冲刷而去。

世界是如此的灿烂耀眼,每分每秒都是如此的芬芳甜蜜。

是的。千华音、对媛子———。

【不是的……】

千华音的心中,刺入了责骂的声音。

在内心居住的影子、『刺』的声音。

那是十五年间,在纯粹的血与火焰中成长起来的千华音当中自行凝固、结晶形成的东西。

小小的、锐利的、可怕而寒冷的刺。

如同锐利回蜇的毒蜂的尖针,又如亘古不化的冰壁上削出的冰针一般, 无法拔除、无法熔化,占据在心灵的角落里,脉动着,持续地震动着。

是另外一个千华音。

『刺』继续对着千华音窃窃私语。

【快想起来吧。

皇月千华音到底是何许人物。

你是仅仅为了将生命奉献给大蛇神而生存的人。

统治杜束岛的,不是国法,不是社会道德,也不是唯一神*的教导。(*唯一神道或称元本宗源神道。卜部神道。)

而是大邪神决定的神祭。

为了皇月家的荣誉。

为了杜束岛的历史和未来。

只为了『大蛇神』。

千华音是为了这个原因而生的战士,被选中的神的工具】

正是如此———千华音想道。

这全部是为了得胜而采取的战术———啊不对。因为千华音已经赢了。

所以,这些是直到那时为止的『余暇』。

就像是偶然间入手的『余录』一样的东西。

直到二人的十六岁的生日、『命运之日』。

直到『奉天魂』为止,用以打发时间而已。

抱持着这样的心情是因为……。

蓝得眩目的天空太过晴朗。

海涛的声音太过美好。

突然松弛下来的心,为之欢欣雀跃的缘故吗?

没关系……。

我是不会大意的。

绝对不会。

只要媛子显出哪怕一分一毫的敌意,下一个瞬间就能让这一切全部终结。

因为千华音如此造就了自己本身。

所以,不对。

不是这样的。

『那种东西』的正体到底是什么?

那样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不承认才比较好。

绝对的。

『刺』放出言之凿凿的冷气,责备着千华音的感情与温暖,将其冻结起来。

这样就好了……这样。

千华音将『刺』与自己重合。

我是月。

不包含任何热力的光辉。

一座辉煌明亮,闪闪发光的冰之城———。

那就是我。

『御神女』、皇月千华音———。

可是……?

可是为什么…………?

冰之城的城壁在迅速地龟裂中。

千华音的指甲,深深陷进手臂的洁白肌肤之中。

为什么?

是为了从甜蜜的梦中醒来?  

还是、为了和命运的大冰壁对抗?

我在做什么?

为什么、如此动摇?

为什么、心乱如麻?

不对。

不对。这样的我……。

正在此时———。

“千华音酱?”

媛子不安的声音将千华音带回了现实世界的沙滩上。

“什么事……?”

千华音自认平静地回答。

不会是,脸上显现出来了吧?

隐藏着的『心情』。

不能。

不能让媛子见到。

绝对不能。

万一、让媛子察觉到了的话……。

仅仅是这样想像,千华音的肌肤就如起了泡沫一般地战栗起来。

是因为不适合『御神女』的缘故吗?

还是因为不能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的缘故呢?

确实这些都是事实。

但是,理由并不仅仅只是如此。

正是潜藏在其深处的东西,才是『战栗』的正体。

“……尽是我……在说话呢”

应该不知道千华音的内心活动的媛子,害羞似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笨拙的举动让她显得比外表更加年幼。

在这种时侯千华音总是会说这样的话。

别在意。你说的很有趣啊。

那么、后来呢? 请继续说下去好吗? 媛子。

媛子的不安与迷惑,千华音用『姐姐』般的态度和语言来回应,非常温柔地予以开解。

那是反复了许多许多次的『交往』的方式。

在黄昏的植物园。

在地铁的检票口、分别之际。

避雨的时侯在巴士站的等候室里。

多少次、多少次、多少次、多少次。

但是,要将那样的话说出口,现在的千华音的心却嫌太乱了。

在千华音察觉到了那份『感情』的现在,想要轻巧地说出这些话,只让她感到沉重和苦涩。

口中的回答稍微延迟了一些———。

片刻不到的静寂掠过。

然后———。

“哎呀!?”

被突然的波浪飞沫惊到的媛子,稍稍跳起,抱住了千华音的手臂。

千华音立即接住了媛子。

二人的肌肤直接地接触了。

媛子的肌肤———。

柔软、温暖,

比下午的太阳光还要热,毫不留情地灼烧着千华音的肌肤和感情。

她知道,『刺』的冰壁又开始加速龟裂了。

啊啊、又来了。

什么冰之城啊。

脸颊染成赤红的媛子,如同将全副身子托付一般倒向千华音的胸前。

千华音有如麻痹般的喜悦流窜全身。

想要回应。

想要抱住她。

紧紧地———。

“!!”

下一个瞬间,羞耻和恼怒……奔驰于千华音的脑海中。

又来了!

为什么这个女孩子,让我如此地、如此地———。

如同反抗似的,千华音将手臂从媛子身上抖落,将她推开。

虽然决计算不上强力或是粗暴,媛子还是结结实实地屁股着地,摔倒在沙滩上。

“千华音酱?”

向上看着千华音的媛子与千华音的眼神交汇了。

那睥睨着伏地之物的天空之月。

二人初遇的时侯———千华音和媛子,二人的『御神女』的正确的形式。

媛子睁大了双眼。

那是因惊讶和迷惑而动摇的小狗的眼睛。

千华音突然的变化,究竟因何而起,她无法理解。

那双眼睛含着泪。

盛放的『万花筒』的光华仿佛枯萎了一般,正在崩坏。

仅仅是这样,心就好痛。痛彻心肺。

然而千华音的口中吐出来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尖锐伤人的眼神与话语。

“你……好热”

那是溶入了不到沸腾的、涡流般的焦躁感的万分之一的低语。

“……”

即便如此,自己的心变成的冰针仍然穿透了媛子的胸膛。

“……千华……”

“别过来”

对着伫立的媛子,吐出无情的鞭子般的话语之后,千华音转过身去,迈步离开。

“千华音……酱”

只留下身后媛子颤抖的低语。



8 comments:

X. Feng said...

IN 也更新了,Chikane跟静留终于会面。真是超级超级精彩的俩个角色。如此不同但是同样光芒四射。迷死我了。

你这章,不算虐啊!还好还好(擦汗

X. Feng said...

另外,这泳衣好热(hot)!(鼻血

lethe said...

》IN 也更新了,Chikane跟静留终于会面。

我还停留在21?章。。。

》你这章,不算虐啊!还好还好(擦汗

是你常看9576的人的阈值比较高^ ^

》这泳衣好热(hot)

觉得千华音的泳装不够华丽的只有我吗。。。

TombCrow said...

第一次见婆婆就闹别扭了啊

nitro said...

小忘的翻譯依舊是那麼速度快水準高!(感動ing)

這章的開頭明明是很好很甜蜜,
看得我還蠻開心的~
心裏還想著媛子的腹黑還真極至~
用眼神騙了人家穿比堅尼後自己卻穿上"一件頭。還不止,再要加件外襯衫(碎碎念)

後半部虐的部份主要還是在千華音身上吧,
不過媛子難道真的遲純到這個地部? 明明就知道對方是將要殺自己的人。
其實到了現在我還是覺得媛子會選上千華音作為現在的「玩伴」的理由仍是有點牽強...

期代下一章 (因為圖透 -。-)

lethe said...

>第一次见婆婆就闹别扭了啊

噗~~~ 难道。。。这一切都是婆婆(浪花)的错?(惊)

>小忘的翻譯依舊是那麼速度快水準高!(感動ing)

我快被进展缓慢,全部心理活动的描写闷坏了orz

>心裏還想著媛子的腹黑還真極至~

是啊!我也觉得媛子这回难逃色大叔的嫌疑,不过小毛坚持她应该是纯白不是腹黑。。。

>其實到了現在我還是覺得媛子會選上千華音作為現在的「玩伴」的理由仍是有點牽強...

人偶尔自私一点也没有太大错。我相信媛子就是一见倾心啦,没啥w

>期代下一章 (因為圖透 -。-)

不要期待为好(掩面

nitro said...

>我快被进展缓慢,全部心理活动的描写闷坏了orz
可偏偏那個正是植竹文的精髓 >< 加油啊!!

>不过小毛坚持她应该是纯白不是腹黑。。。
...是因為穿了純白泳衣的形象(毆)

>不要期待为好(掩面
在看過第一章第七節的處理手法後,我還是很有信心的。早就說千華音明知穿那麼小動作就不要那様大嘛(-。-)

lethe said...

》可偏偏那個正是植竹文的精髓 >< 加油啊!!

其实是我长时间保持文艺女青年的形象比较苦手(殴

》...是因為穿了純白泳衣的形象(毆)

噗~~~对哦www

》在看過第一章第七節的處理手法後

和1.7半斤八两^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