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a Weibo

Friday, December 21, 2012

姬神的巫女~千之华万花筒 第六章 (7)


--结果到了“世界末日”的这一天,6.7还只翻译完了一部分。。。先放上来了。我将会直接在这帖里更新。
--1/28/2013本节更新完毕。



声明


此小说及插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有冒犯原作者,请email通知,我会撤下所有翻译和插图。转载请通知我,并注明译者和出处。


官网
http://www.himegami.com/

文章:植竹須美男

企划:柳沢テツヤ

插图:介錯

翻译:忘川


=================================================================

(七)

就这样,媛子走钢丝般的“交往”开始了。
那是第一次的“约会之日”。
东京都内的私营铁路站内,右转的第三根柱子旁。
站着制服装的媛子。
虽然是只有外套和制服的朴素姿态,那头上的蝴蝶结在人群之中却相当醒目。
上演像小鸡一样的无力感,同时激起保护欲。
没有打倒的价值的猎物。
立刻扔掉会觉得可惜的玩赏动物。
不错的打发时间的玩具。
为了让皇月的“御神女”这样觉得,无论做什么样的事情也在所不惜。
比媛子的年纪更显得年幼的样貌,在这种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脑子里面从无谓的八卦、流行的最新情报、到受到好评的甜点,这些女孩子的话题向的情报准备了很多。
从这边不断主动地动作,但同时决不能把意见强加于她。
不管怎么说,对手是离鞘的刀。
一旦得罪了,立刻游戏结束。
即便不当场被杀,“计划”失败了也是一样下场。
一年里持续在蜘蛛丝上走钢丝。
可怕---
阴森森爬上脊背的是---
尝过几十次、几百次的感觉,死亡的恐怖。
媛子用有限的力量,竭力压制住快要暴乱的本能。
没关系,我做得到。
必要的是,忍耐、观察、和分析。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是从小起就被教授了无数遍,深深刻在心里的战斗的基本。
虽然作为战士不可能是皇月的御神女的敌手,但是那个女孩不了解我。
不知道我的真心。
所以,我虽然弱小--却是有利的一方。
在这样反复鼓舞着自己的媛子的耳中,响起了脚步声。
清脆的足音叩响了车站的地板,如同在媛子的耳中奏响的交响曲。
看吧,皇月的御神女出现了。
准时在约定的时间。正如预想中的一丝不苟的性格。
来吧,长长的走钢丝的开始。
内心的强烈决心丝毫不露,媛子转向了千华音。
耀眼的黑发,平流层一般深邃的蓝眸。
修长的手足。白磁一般华丽的肌肤。
行人无不见者回头的绝世美少女。
但是,那双眸子中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
寒冷彻骨。锁定猎物的猎人的眼睛。
“你、你好,千华音酱!”
“......?”
千华音忽地眉头微蹙。
少许困惑的感觉。
是稍微过分亲昵了吗。
同样年纪用“桑”(san) 来称呼感觉很拘谨,直接用姓来称呼就更加不自然。
那么,用“酱”(chan) 的话还更适合自己。
媛子不是后辈,也不是侍女。
“想要好好相处”
“最重要的朋友”
因此。
在千分之一秒中展开的策略。没有刀剑、没有拳脚的,寂静的对决。
“......。”
什么反应都没有。
---不明白。
一股寒意窜过媛子的脊背。
既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的毫不关心。
这是最艰难的。
就好像虽然登上了耸立的玻璃高塔,心的指针却不给出“正确与否”的指示的话,媛子无论如何都无法制定相应的对策。
不能胆怯。不能萎靡。
媛子告诉自己。
只顾天真烂漫。只顾活泼开朗。
绝对要。保持那个基本形态。
千华音张开了宛若观音像般形状漂亮的嘴唇。
“你好。”
真好听的声音啊。媛子想道。
如同天上传来的仙乐一样。
但是、是多么寒冷啊。没有一丝的暖意。
明明是在嘈杂的月台之中,感觉却仿佛站在冰点以下的雪原中一样。
“那、那个......。”
“什么?”
一句话像冰冷的剃刀,将媛子切得魂飞魄散。
从伤口溢出的是气力、生命力,是媛子赖以生存的根基。
仔细地观察“皇月的御神女”?
还是说被“观察”的,是自己才对,不是吗?
像个在食肉兽前面不自量力、演着滑稽把戏的小动物。
说不定是那样的……。
媛子拼命地忍耐着不要发抖,思考着正确的答复。
“......呜嗯,那个、一下子就叫‘酱’是不是有点讨厌......。”
稍微低下头慢慢地回答。
随你喜欢。
千华音用无机质的声音如此断言,回过身去。
“......唔、嗯。”
没有定下心来的闲暇。
媛子慌慌张张地跟了上去。
“呐,去哪里呢?”
媛子一边露出明朗的微笑,一边劝说着自己。
没关系。
一开始就很会说话才更可疑。
模拟练习做了很多很多遍,练到自己快要昏过去的程度。
心理准备也早已做好了。
因为假想和现实是不一样的。
这样地劝说自己---
但是---
道路细长而遥远。非常遥远。
只是个小小的破绽而已。马上就能补好---媛子本是那样以为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怎么都进行得不顺利。

两人一起观看恋爱电影,自己被那个高潮部分打动了。
把有限的预算差不多花光了、豁出去买的上等店里的甜品,是在岛上绝对不可能吃到的极品美味。
还有从树冠的空隙照进来的晚秋的柔和阳光。浅口皮鞋敲打在石子路上的足音。在风中沙沙作响的树叶的低语。
一切都比做梦还要开心,是媛子用全身感受到的“作为女孩子”的珍贵收获。
可是......。
只有“皇月千华音”什么都看不见。
一成不变的“玻璃墙”。
讨论电影的感想也好。
称赞极品的蛋糕也罢。
或是谈论班上同学的话。
无论抛出什么话题---时不时地、不感兴趣地随声附和---仅仅是做出回答而已。
多么没有反应啊。
简直就像是在对着雕像---虽说是绝世的造型---在说话一样。
在迟钝、天真的少女的面具下,媛子拼命地思考着。
凡事都有第一次,难道就不能建成一个妥当的计划?
因为研究的缘故,几度隐约地见到了希望,但是千华音她---
“随便你好了。”
总是来上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无论是什么,都无法传达到呢。
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呢?
说话的方式? 表情?语感?举止?情报?
还是因为---
媛子的话,是假的……。
冰冻的感觉一点一点地爬上媛子的背部。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挫折发出了芽,张开不安的根,延伸出迷惑的干,长出茂盛的畏惧之叶。
然后不知不觉中绽放了恐怖的花朵。
因为这个原因吗。
有两次结结实实地“栽了跟头”。
一次是跑起来的时候绊到了。
第二次是外套被停着的自行车勾住了。
虽说一开始演出的就是笨拙没用的“御神女”。
但是,这些都不是装的。
无论再怎么压住心情,爬上脊背的“寒意”依然在为所欲为。
尽管如此,媛子也没有停止微笑。
若非如此,就会被那种恐怖驱使---整个冻结住。
一定要想点办法。
媛子微笑着,不露焦灼之色。
好好地劝说着快要被吓得缩成一团的自己。
我的手中虽然没有剑,但是却持着盾......。
之后。
“约会”的时间一无所获地过去了。  
二人走在夜晚的繁华街道上。
在那里像这样逛街逛得稍微晚了点的女孩子们,是寻常的光景。
在人行道上的几个行人,被千华音的容貌吸引,回头注目。
但是谁会注意到。
这位美丽的少女---只要她起意,就能在眨眼的工夫将人置之于死地--是杀人的技术与知识的集合体。
而走在她旁边的少女,就常常悬在这刀口浪尖。
千华音忽然开口了。
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做这些事情,有什么乐趣?
就和“明天会下雨吗?”一样随随便便的问话。 
媛子不可思议般地歪过头去。
从来没想过竟然会听到这样的问题。
稍微想一想......当然是“自由”了。
不能只是滔滔不绝地说,让对方只是等待着。
一定要给予充分的时间,组织语言,一句一句慎重地、郑重地说。
“很有乐趣啊。”
媛子讷讷地说。
“在岛上根本没有能像这样玩乐的地方。
不仅如此,我身怀刻印,也不能和其他人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 
“所以一直想要试试看。
为了约好了一起出去玩而等待对方、放学后绕道游玩、留宿长谈。”
这些话,一半是真的。
媛子为了这个“计划”,每天反复着“女孩子”的学习。
知识。姿容。爱好。举止。
即使对象是日之宫家的从者,年龄相当的“九蛇卵”们,媛子也一直在心里的某处想着。
我也、真的能成为普通的女孩子啊。
......这样。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就好像、夜空中抬头望见的银河一样。
闪闪发亮的光辉而遥远的世界。
无论怎样一直走一直走,也绝对无法到达的地方。
“像这样的事情,我一直一直向往着。
入睡之前,回忆起那一天中发生的美好的事情,
幻想着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好事情。
紧张着,兴奋着,心跳不已,所以呢...。”
哪怕是、只有一丝一毫而已,心情也感觉轻松了些。
“啊啊好开心。 明天也会要像这样开心。
这样想的话是多么美好啊。”
这是媛子在涂满谎言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真心话”。
这样说着,媛子笑了。
......。”
千华音什么话也没有说。
---咦?
只是,在电光石火的半个瞬间,在那眉间潜藏着的---刚才,那是什么?
虽然不能清楚地判明,此刻、感觉看到了什么。
是“玻璃壁”以外的什么东西。
再确认一次吧。在其消失以前。
媛子向千华音发话了。
......千华音酱,不开心吗?”
“是的。一点也不。”
又是“玻璃壁”。
果然,不过是错觉而已吗。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媛子伤心地眼帘低垂。
......对不起。
要是好好准备,做到更好就好了......真的很对不起。
但是下一次我会更加努力的。”
这样说着,媛子微笑了。就在这个时候。
灼人的战栗窜过媛子的脊背。
仿佛被极低温的枪贯穿一般的、猛烈的冲击。
本能在全力地诉说着。
危险!
但是,怎么办。
即便是逃走。
即便是战斗。
全都于事无补。
胜负就在一瞬之间。
恐惧。
轧过心里、发出悲鸣的声音。
一定得做点什么!
媛子猛地挽起千华音的手臂。
“千华音酱,看那儿!”
手指指向的是、突然间跳入视野的一个小小的游戏中心。
那店头前有一个大头贴的机箱。
最后再去试试那个吧。呐
这样说着,媛子不由分说地拽着千华音走了过去。
为了一步一步地离开正在逼近的死亡阴影。
虽然还不能安心,至少也要到有人群注意的地方去。
两人进入到箱体之中。
这个嘛,嗯看这里
媛子的手指指向照相机的位置。
背景选什么好呢?蔷薇?兔子? 还是...”
像是为了阻止媛子继续说下去,千华音指了指蔷薇的背景。
本能的警笛响个不停。
不知怎么的心跳得厉害呢。
......。”
“玻璃壁”依然没有崩坏。
怎么办!?
怎么办!?
焦虑不安、脑子无法运转。
已经......不行了。
就在那个瞬间。
媛子紧紧地抱住了千华音的身体,
在千华音的脸颊上、献上一吻。
!!
闪光灯的闪光照亮了二人。
接着,大头贴的贴纸吐了出来。
“......什么?”
千华音的视线落在媛子身上。
睁得大大的深蓝眸子里,鲜明地映照出媛子的身姿。
那个瞬间,媛子的洞察力捕捉到了什么。
看到了......千华音的眼眸的最深处,映出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玻璃壁”上闪电一般地出现了一道裂缝。
从那缝隙之中,有什么显现出来。
媛子将五感和观察力全部动员起来,思考、经验和洞察力化作几千亿的光芒飞驰闪过。
明白了。
是的。
对......这就是、
漂亮地除去敌意恶意与斗志后,与年龄相称的十五岁的女孩子不知所措的样子。
什么?
欸、为、为什么......
刚才的那是什么?
千华音用手指抚摸着脸颊。
媛子的心里、欢喜地歌唱着。
成功了!! 成功了!!  
媛子慌忙摆着双手予以否认。
我也是第一次......大家为了摆姿势都是这样凑得很近的。
再说,班上的女孩子们开玩笑地抱在一起、亲吻什么的都是很平常的。我还以为没关系的。
一边咬紧牙关不让喜悦满溢出来,媛子的脸颊涨得面红耳赤。
好害羞。完全是莽撞行事。怎么办啊。看起来就是样的。
“......平常?
说平常......是稍微夸张了点。但是至少不是没有根据的胡说八道。
比起谎言来说,稍微更周密些吧。
对、对不起。让、让你觉得不愉快了呢。
......。”
千华音一语不发地站了起来。
“我回去了。”
留下喃喃的一句,独自起身离开。
千华音的脸上不再是女孩子的神色。
眼睛、表情,都没有映照出任何东西。
“等一等,千华音酱。”
媛子慌慌张张地追了出去。
那之后,二人说了些算不上对话的对话,就在就近的车站简单地分别了。
然后媛子回家了。
木制的二层公寓的二零二号房间。
女子高中生、日之宫媛子的房间。
走上油漆剥落咯吱作响的楼梯,反手将门关上。
成功了---
那个瞬间,媛子像崩塌的三合土一样坐下不动了。
身体好像变成了棉花一样,使不上力气。
这一天里,仿佛把十五年间积蓄起来的气力和体力全部都用完了一样。
但是,再也一步都动不了了。
洗个热水澡,用花草茶和香精充分地放松,然后花时间精心地按摩身体。
本该如此才对,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因为要一直欺骗着与灿烂的美貌正相反,拥有类似野兽般的直觉和洞察力的千华音。
与那样的对手周旋一整天,不可能就这样完事。
媛子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
颤抖依然还停不下来。
如果不这样按住的话,立刻就会哭出来---
岂知如此,媛子自己都会出现裂缝、破碎,化为齑粉吧。直到这种程度般的,
真的、真的好害怕。
但是---
媛子确实捉住了。
那是“皇月御神女”的“动摇”。
不是多心、不是错觉。
确实就在这个提包中。
贴在笔记本上的,二人的大头贴。
吃惊得睁大眼睛的“皇月御神女”的脸。
毫无防备的、女孩子的脸。
绝对不会放开的。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会追逐下去。
将“皇月御神女”的“玻璃壁”,戳刺、穿透,不断剥离。
在那内部的内部的内部,最深处潜藏着的“真心”。
原原本本的“皇月千华音”。
我,“日之宫的御神女”。
一定会捉住你。
媛子紧紧握住提包的肩带,重重地发着誓。
不会放手的哦。
绝对、不会放手。

2 comments:

s said...

咦,来催催更新~XD
加油喔!

Lethe L said...

如你所愿:)